關於部落格
家 就像一棵老樹            永遠靜靜地待在原地 守護著我們
  • 3942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心裡的缺口


  我給人的感覺,不外乎是樂觀開朗,但靜下來的時候,只有自己知道,自己的人格發展並不是那麼健全。這樣的性格,要從小時候開始說起。

  我從小在奶媽家長大,直到上小學前夕,才被迫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。為什麼說是被迫呢?因為自小在奶媽家生活的我,一直覺得自己是奶媽家裡的一份子,即便我和大家姓氏不同,但那又如何?反正我吃喝拉撒睡都是在奶媽家,我就是大埔街的街長、長輩口中的〝大象〞(會被叫〝大象〞是因為我小時候長得又高又壯又胖)、孩子群中的孩子王(出逃最多、領頭作怪的那個。),所有的一切,就是這麼理所當然。印象中,當時只要有人來我們家(奶媽家)提及我要回家上學這件事,我不但會趕那人離開,還會叫對方以後都不要再來我們家(奶媽家)。

  只是,時間不會因為抗拒而停止前進。

  不知不覺,到了上小學的年紀,我終究還是得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,無從選擇。回家後,我對和自己有著血緣關係的家人一直有段無形的距離,始終找不到〝家〞的歸屬感。或許,在我心中早已認定奶媽家才是我的家、奶媽家人才是我的家人,於是,當自己回到自己真正的原生家庭時,反而有種被拋棄的感覺。那段日子,我幾乎是天天抱著棉被哭著入眠的(那棉被現在我還在抱,只是現在不哭了。)。那一年,我八歲。

  這種被拋棄的不安全感,看似無形,但對我的人生卻造成了很大的影響。

  高中時期,我們有三個很要好的同學,畢業旅行時,無論搭遊覽車或是晚上分配房間,三個人之中一定有個人會落單,為了不讓自己被拋棄,我先跟其中一個同學約好要一起坐車、一起睡覺,然後,拋棄了落單的那一個。

  上星期,女兒參加了學校舉辦的畢業旅行。女兒告訴我,她在班上有五個很要好的女同學,她們要一起去參加畢業旅行,她很開心。我問女兒:「但妳們有五個人,不管坐車或睡覺,一定有一個人會落單,那妳們怎麼分配?」女兒說:「為了成全她們四個,我自願去跟另一個女同學一起坐。」聽了女兒的說法,我抱了抱女兒說:「媽媽覺得妳真的很棒!妳做到媽媽做不到的事情。」依稀記得自己說這些話時,眼眶中轉著既開心又感動的淚水。

  原來,在愛裡長大的孩子就是不一樣。

  前些日子,我和老公帶著二個小人參加了奶媽孫女值菀的婚禮,喜宴結束後,當自己還沉浸在看到妹妹找到幸福的喜悅時,手機裡同時傳來秀惠阿姨(奶媽的女兒)Line給我的訊息:「今天真的很抱歉,單獨把妳們安排在不認識的一桌,真的是太失禮了。」看著秀惠阿姨的Line,我和老公都覺得疑惑:秀惠阿姨為什麼要跟我們說抱歉?我們真的覺得跟陌生人一起坐沒什麼啊!於是,我回覆阿姨:「不會啊!我們那桌的長輩都很熱情吶!就吃一頓飯,替值菀高興,別想太多啦!奇怪,我完全沒想到那邊去欸!就覺得很高興、很開心、新娘很漂亮,這樣而已。我長大了!OK?」,不知怎麼,當我將最後這句「我長大了!OK?」傳送出去時,好像突然找到了自己心裡的那個缺口。我告訴老公:「我好像知道自己為什麼怕被拋棄了。」說完這句話,我開始大哭,哽咽到連話都說不出來。不明就裡的老公被我弄得摸不著頭緒,心裡的OS應該是: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啊!怎麼上一秒還談笑風生,下一秒就崩潰痛哭呢?

  是的,我好像知道自己為什麼怕被拋棄了。

  八歲那年,當我從奶媽家回到原生家庭後,感覺自己就像被拋棄一樣(雖然不是真的被拋棄)。在那個不懂得反抗也沒有能力反抗的階段,我認真讀書、考取好成績,只為了得到父母的允許,答應讓我每個週末都能回奶媽家與奶媽的家人相聚。我拚了命想回到奶媽家,只想證明自己不是個被拋棄的孩子。

  應該就是從那時候開始,那份害怕被拋棄的惶恐與不安,一直潛藏在我的人格裡,只是自己沒發現;又或許自己其實都知道,只是不想承認、不願面對罷了!於是,缺乏安全感的青春,相對也缺乏自信,就這麼懵懵懂懂地過了十多年,直到與老公相遇。

  遇見老公後,老公給我的愛與信心,漸漸建立了我的自信,讓我覺得自己應該是個還不錯的人,不然怎麼有人願意愛我?婚後,二個小人相繼出生,從孩子身上,我看到那個曾經也是孩子的自己,於是,小時候的那份不完美,似乎已不再是缺憾。驀然回首,那份害怕被拋棄的惶恐與不安,不知不覺中已悄悄被治癒;那塊心裡的缺口,也慢慢被填補,漸漸圓滿。

  最近,把很多事都連結起來,想通了很多事,好像更認識自己了,我覺得這樣很好,真的很好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